<menu id="ay84y"><nav id="ay84y"></nav></menu>
  • <nav id="ay84y"></nav>
  • 二維碼

    掃一掃關注

    您所在的位置:濟寧商務網>頭條新聞>正文 發布日期:2021-10-18 18:08:10

    怪獸充電上市半年股價跌超70%,商家分成普遍超七成

    來源:藍鯨財經    作者:佚名    瀏覽次數:140

    導讀

    原標題:怪獸充電上市半年股價跌超70%,Q2凈利降73%,商家分成普遍超七成自4月上市以來,“共享充電寶第一股”怪獸充電在美股資本市場已走過半年時間。不過,作為國內共享充電的頭部玩家,怪獸......

    原標題:怪獸充電上市半年股價跌超70%,Q2凈利降73%,商家分成普遍超七成

    自4月上市以來,“共享充電寶第一股”怪獸充電在美股資本市場已走過半年時間。不過,作為國內共享充電的頭部玩家,怪獸充電的股價卻不盡如人意,呈現出了長期低于發行價的頹勢。

    盡管怪獸充電在9月底放出了股權回購計劃,但就目前來看,這一計劃并沒有能夠有效挽救其頹勢,公司股價仍在3美元左右徘徊。根據該計劃,怪獸充電可回購總價值不超過5000萬美元的上市公司美國托存股份(ADS)。

    與此同時,怪獸充電的凈利也并沒有隨著其營收的提升而上漲。盡管手握上海迪士尼與北京環球影城兩個大單,但其單一的盈利模式始終被業內外所質疑。

    業內人士表示,目前共享充電寶市場競爭異常激烈,各家也打起了“價格戰”(提高商家提成),市場競爭風氣已不適于行業良性發展,尋找第二增長曲線才是克服盈利模式單一問題的“良方”。

    Q2凈利下滑73%,股價較最高價跌超70%

    根據怪獸充電此前發布的財報顯示,2021年第二季度,該公司收入為9.72億元,同比增長52.9%;第一季度,這一增幅甚至高達162.5%。單從數字看,怪獸充電的營收實現了較高增長。

    然而,業內普遍認為,這主要是因為第一季度共享充電行業受疫情影響幾乎處于停擺狀態,導致基數過低,而第二季度共享充電行業受疫情影響依然嚴重。

    在財報中,怪獸充電展望了2021年第三季度的營收狀況,預計將產生9-9.3億元的收入。這環比第二季度的營收呈現出下降趨勢。

    與此同時,怪獸充電的盈利能力亦呈現出明顯的頹勢。2021年第二季度,怪獸充電凈利潤為820萬元,同比下滑73%。

    而盈利頹勢并不是一時間所表現出來的,早在2020年,怪獸充電的利潤就出現了大幅下滑。招股書顯示,該公司2020年運營利潤為1.32億元,同比下降43%;凈利潤為7542.7萬元,同比下降55%。

    怪獸充電招股書顯示,截至2020年12月31日,公司服務網點已覆蓋全國1500多座城市,擁有超過66.4萬個POI點位,累計注冊用戶約為2.194億。根據二季度財報,截至2021年6月30日,怪獸充電可用移動電源為600萬,累計注冊用戶達到2.551億,擁有77.1萬個POI點位。

    用戶持續增長,但凈利潤不增反降,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?記者注意到,2020年,怪獸充電的成本、銷售與市場成本均在大幅提升。2021年第二季度,怪獸充電收入成本為9580萬元增加到1.39億元,同比增幅為44.8%;銷售和營銷費用為7.71億元,同比增幅為64.6%。

    伴隨著盈利能力的下降,怪獸充電的股價出現了長期低于發行價的頹勢。

    4月1日,怪獸充電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,發行價為8.5美元/ADS,總發行規模為1.5億美元。上市當天怪獸充電開盤價報10美元,較發行價8.5美元漲17.64%,市值最高達到27億美元。頂著“共享充電寶第一股”光環上市的怪獸充電一時間風頭無兩。

    然而隨后半年,怪獸充電的股價呈現出震蕩下滑趨勢。截至發稿,該公司股價已較上市首日開盤價跌超70%。

    對此,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表示,共享充電寶本來就沒有一個完整的盈利邏輯,也沒有形成一個更穩定的商業增值循環,“這也就意味著看不到是怎么賺錢的,那么投資者就不會認為共享充電寶會有很好的發展?!?/p>

    移動設備充電業務占營收比重超95%,投訴量超9300條

    目前怪獸充電的營收主要來源于移動設備充電業務、移動電源銷售與其他業務,而值得注意的是,就二季度而言,移動設備充電業務占營收的比重為95.81%。由此可見,怪獸充電的業務變現模式依舊單一。

    業內人士表示,目前來看,共享充電寶企業并未找到新的盈利模式,而漲價問題卻成了行業廣受詬病的槽點。

    據記者了解,從2019年下半年,共享充電寶行業曾掀起多番“漲價潮”,租金從起初的1元/小時,漲至2元/小時,目前已普遍漲至3元/小時,景區、電影院、酒吧等特殊場景甚至超過10元/小時。有關“共享充電寶漲價”的話題多次登上熱搜。

    而這亦引起了市場監管總局的重視,今年6月,市場監管總局價監競爭局會同反壟斷局、網監司召開行政指導會,要求哈啰、青桔、美團、怪獸、小電、來電、街電、搜電等8個共享消費品牌經營企業限期整改,明確定價規則,嚴格執行明碼標價,規范市場價格行為和競爭行為。

    隨著共享充電寶的漲價,有關共享充電企業亂收費的投訴越來越多。截至目前,怪獸充電在黑貓投訴平臺的投訴量已達到9300余條。

    沈萌表示,對于共享充電寶來說,漲價并不意味著賺錢,漲價只能助其縮小虧損空間,彌補自身利潤缺口,“想賺錢就要繼續漲價,繼續漲價就會抑制消費者使用共享充電寶的需求,這樣一來也就不利于企業形成一個更好的成長空間?!?/p>

    根據藍鯨TMT獨家報道,在怪獸充電在去年拿下迪士尼的合作之后,其又在競標北京環球影城首家共享充電寶合作伙伴的過程中中標。

    然而共享充電寶企業內部人士于鑫(化名)對記者分析稱,目前怪獸充電在北京環球影城的共享充電寶價格為5元/小時,這一價位介于‘賠本賺吆喝’與‘不賺錢賺吆喝’之間。

    于鑫同記者算了一筆賬:“700萬元的入場費加上40%的分成,怪獸充電或每年向北京環球影城支付1300-1400萬元的費用,客單價大概10元左右,那么就需要130萬/年的使用量,平均到每天就是一天三四千的量級,這大概就需要鋪設1000個充電寶,單位大概要四五十個?;蚝茈y在短時間內回本?!倍@也就勢必會對怪獸充電的利潤造成影響。

    怪獸充電行業綜合市占率下滑,分成“價格戰”愈演愈烈

    實際上,受到疫情影響,目前,共享充電寶行業格局已經發生了較大的變化。

    2021年上半年,怪獸充電登陸納斯達克掛牌上市,小電科技向港交所遞交招股說明書,街電和搜電合并為“竹芒科技”,美團則收縮直營業務,轉為代理模式向三四線城市下沉滲透。

    沙利文和頭豹研究院聯合發布《2021年上半年中國共享充電寶行業市場格局洞察報告》(以下簡稱“報告”)分析稱,共享充電寶行業已歷經“三電一獸”和“四電一團一獸”格局,正逐漸向“小竹獸”格局轉變。

    2020年怪獸充電火速進行市場擴張,市場集中度(綜合市占率)穩居高位。然而,隨著2021年共享充電寶行業的一系列變革,在市場設備占比與交易訂單量占比方面,怪獸充電的排名已經有所下滑。

    報告顯示,目前,國內共享充電寶行業集中在怪獸充電、小電科技與竹芒科技,2021年上半年怪獸充電的綜合市占率已經較2020年有所壓縮。

    于鑫稱,目前共享充電寶企業競爭壓力非常大,主要表現為商家的分成越來越高,“有時商家都不會通知共享充電寶企業,直接就會把柜機撤走了,轉而讓給予其分成更高的品牌入駐。所以共享充電寶企業有時也會主動給商家提高分成比例,防止商家被別家企業搶走?!?/p>

    據悉,目前共享充電寶企業與商家的合作模式分為入場費、入場費+提成、提成三種模式?!耙粌赡昵吧碳姨岢纱蟾旁?0%-70%,而現在普遍在70%-90%,這種分成‘價格戰’愈演愈烈?!庇邛瓮嘎?,由于商家提成逐漸提升,實際上共享充電寶企業每個點位的收入和此前相差無兩。

    天風證券表示,規模優勢到品牌效應的傳導邏輯在于:規模效應正循環-用戶隨借隨還,POI收入提高-打造品牌效應。2020年怪獸充電市場份額34.4%,規模效應尚未體現,無顯著品牌效應。

    天風證券分析稱,短期來看,共享充電寶行業技術壁壘較低,商業模式相似度極高,目前沒有玩家具備足以跑贏賽道的競爭優勢;長期來看,規模經濟主要體現在滿足用戶隨借隨還需求上,POI滲透率將極大影響異地歸還充電寶的消費體驗。

    對于已經上市的怪獸充電來說,沈萌認為,“上市的企業并不是因為企業有很好的成長性、能夠得到資本市場的回應才去上市,而是因為投資者的壓力,從目前來看,其并沒有達到太好的結果?!?/p>

     
    (文/佚名)
     
    免責聲明
    本文內容系網友自發上傳與轉載,轉載請注明原文出處:http://www.booomin.com/ttxw/104157.html 。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站未對其內容進行核實,請讀者僅做參考,如若文中涉及有違公德、觸犯法律的內容,一經發現,立即刪除。涉及到版權或其他問題,請及時聯系我們contactus666@163.com。
     
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